/images/xinDXWlogo.png
 
 
 
 首 页  时政视窗  思政园地  笃行社区  校园文化  笃行工作室  科大青年  炫影图集  下载专区 
 
栏目导航
 生活百科 
 笃行文学 
 好书悦读 
 心灵氧吧 
  笃行文学
当前位置: 首 页>>笃行社区>>笃行文学>>正文
【征文大赛优秀作品】翅膀成诗——信仰
2013-11-22 11:18  

姓名:白一帆

学院:华科学院

获奖名次:优秀奖

跟着希望跟着光,我是不落的太阳,为了最初的信仰。

——沙宝亮

信仰是翔之于青山绿水的一行白鹭,是栖之于草间树叶的一缕阳光,是折柳送别时回首的依依琴声,是孤灯苦读时默默倾听大师遥远而亲切的呼唤。

人是会思想的苇草,软弱却强大,多少人因信仰而伟大。尼采说:他孤独得只剩下时间。他的极端孤独给了他《查拉图斯特如是说》;梵高是贫困而又孤独的,他的信仰燃烧成不朽的传世之作《向日葵》。“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。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”在幽州台黯然神伤的陈子昂的信仰凝结成一串泪水,用来漂泊无法施展的抱负。楚剑兰心“楚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”的屈子的信仰荡漾成东流不复回的滔滔江水,负载壮志难酬的悲愤。岳阳楼“把酒临风,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的范仲淹仰天长啸。“微斯人,吾谁与归”他的信仰在洞庭湖面闪着粼粼寒光。“躲进小楼成一统,管他春夏与秋冬”大隐隐于市,横眉冷对千夫指的鲁迅把信仰凝固成一幅铮铮铁骨的匕首,直刺黑暗社会的心脏。

耳聋,对于常人来说是部分世界的死寂。而对于音乐家而言却是整个世界的毁灭。整个世界毁灭了,贝多芬依然挺立,他捕音为凤,谱曲为凰,在灰烬烈焰中重建欢乐的世界,重新使他的世界充满七彩阳光。

他借拿破仑的十指向世界冥冥中傲然奏响他的命运交响曲!

胡杨,这种沙海中最具意志力的生灵,宛如树的活化石。据说活一千年不死,死了也一千年不倒,倒了也一千年不朽。

戈壁茫茫,寂寞胡杨斑驳着岁月的沧桑,顽强地腾挪着疲惫的身躯和沙漠对视,与自然抗争。沉重的心事簇拥成树冠,簇拥成纷纷扬扬的企盼。生命纷然死亡时的悲怆。被风捻成了反抗炼狱的坚强。在一次次日升日落的辉煌中,力与美的生命染成了西部大漠一道不朽的风景。

人有信仰,自然亦有,胡杨凭借信仰谱写了生命的赞歌。

幸福生活有三个不可缺的因素:一是信仰,二是有事做,三是能爱人。我总在思考自己是一个怎样的人,我的信仰又在哪里。

我信仰佛教,双重性格,寡情孤僻却易接触,时喜时悲,清冷寂寞,斑斓,安生,笑靥如花。也在肆意盛开青春年纪形成了关于“文字”的信仰。

同大多数学生一样,我也看小说,但我更偏爱于悲剧,源于文字的疼痛直抵人心,纵然时光老去,模糊了所有的章节却依旧记得那个不完满的结局。而这就是文字的力量。郭敬明的《悲伤逆流成河》用强大的爱与强大的恨在生命年轮里刻下凹槽回路,悲伤逆流成河。夏七夕的《后来我们都哭了》兵荒马乱的年纪里恰逢一场情事,可最后才明白青春不过是一场荒地上的喧囂,那么大声却也归于沉寂。饶雪漫的《沙漏》,两个女孩让疼痛隐藏在血液里,成为低首垂目的双生花,绽放在十七岁的盛夏。

从儿时的一语一词到如今的一言一句,经历了二十载春秋。写字是告别的一种形式。闲暇之时会写下一篇文章,也会只写一句简单的话。可我知道每一字都代表了我此刻的心情,或黑白色或糖果色。正因如此,喜欢安静的我喜欢透过文字审视灵魂。

我一直相信生命是一场旅行,一直在文字中颠沛流离,并等待着终结,眷恋着文字。

给文字添双翅膀,让信仰起飞,穿越生命的界限实现真正地渴望。

生命不息,信仰不止,文字共生。

关闭窗口
 
 
设为首页  |  加入收藏

太原科技大学笃行网 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