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images/xinDXWlogo.png
 
 
 
 首 页  时政视窗  思政园地  笃行社区  校园文化  笃行工作室  科大青年  炫影图集  下载专区 
 
栏目导航
 生活百科 
 笃行文学 
 好书悦读 
 心灵氧吧 
  笃行文学
当前位置: 首 页>>笃行社区>>笃行文学>>正文
松风阁记梦
2017-04-14 10:41 豆瓣(阿小号)——王君 

1

黄庭坚带着寒食帖住进松风阁的时候,刚过了苏轼的第一个忌日。

他觉得松风阁的空气里有熟悉的味道,像是那个如同溪水一样空明的夜晚,他们在中庭散步时候,落在苏轼衣衫上月影寒枝的味道。

也许是因为他正坐在那张传说中孙权曾经用来讲武修文的石桌边,闭起眼睛,就好像听见东坡铜琶铁板一样吟出那句,亲射虎,看孙郎。

山又水,行尽吴头楚尾。他想,东吴本命的他会喜欢这个地方。

掐西皮虽然是件幼稚的事情,但同好总是更容易走的近一些。他想,这是他们在西园一见如故的原因。

2

那年春天,驸马王诜在自己的会所西园邀请了很多名人,按着兰亭流觞的古例,喝酒聊天。米芾有一篇很有名的叫西园雅集图记的纪实文学,写了那天发生的事情,名人间风花雪月,和谐潇洒,东坡读书,米芾题石,扇着扇子纳凉的是他黄庭坚。东坡看到的时候笑了一下丢给他,只有两个字的评价,坑爹。

事实上,那天,一帮成名已久的文人雅士,因为掐西皮差点打了起来。

起因在永远穿着前朝衣服不知道COS谁的米芾,夸耀着他新得到的一块宝贝破石头,说着说着竟然骂起了孙权,说是若不是他赤壁火攻,长江边好些古书上记载的美石一定还能完好无损。

司马光立刻脸上变了颜色——孙权是司马光的本命,见到谁都拽着聊一聊权ALL,本命西皮是权蒙。两人粉丝都不少,最后吵吵嚷嚷的要拉着东坡评理。东坡笑着看了他一眼,问,“鲁直,你说,谁是谁非呢?”

黄庭坚轻咳了一声,他少时读书,遇到三国一段总是要和师父起冲突,师父说赤壁是曹操烧船自退,他立刻跳起来,说孤当年费了多少力气才让江东文武众志抗敌!师父就一脸古怪的看着他,孙权这才想起来,现在,这一世,他叫黄庭坚。

因为这些事情,取字的时候,师父给他了两个字,鲁,直。

黄庭坚笑着看向苏轼,“子瞻这是明知故问吗?西园的名字还是我替驸马起的,和曹子桓的西园一个笔画。”

苏轼有点古怪的又笑了一下,“这么说是曹魏本命。”

“只是喜欢曹丕而已。”

苏轼脸上依然笑着,只是深深看了他一眼,眼睛里的探究却一点没有玩笑戏谑。

3

孙权讲武修文的地方嘛,黄庭坚笑着抚上那张在月色下泛着莹莹玉光的石桌。他托腮望着月亮想,那时候这张桌子是用来做什么的?

好不容易有旅行休假的机会,建康转过来一只大箱子,孙权抬眼一扫,送东西的人里面有个是张昭的人,怒从心起:老子难得放个假,需要前脚刚到了度假村后脚就送公文来吗?

等到人走了,依然气闷的孙权一脚把那只箱子给踹翻了,箱子里是满满的帛书,最上面一张是吴地的产品,张昭留言:魏主曹丕送来《典论》及诗赋若干,请至尊过目并回信。并一行小字,老臣托您的福也得到了一份拷贝,所以请不要动把它们全烧了的念头。

于是这地方还真是用来讲武修文的:孙权往后的懒觉都被取消了,每天右手一杯茶,左手一部《说文解字》中间摆着永远也看不完的曹丕咬文嚼字的矫情诗歌,心里想着哪天老子要到洛阳去放把火,把这些破烂东西都烧了,把曹丕绑到建业去念教科书。

孙权后来的读后感没让张昭检查,直接扔给了魏使:那上面全是孙权从说文解字上现学现卖的古文,张昭看了定要说他不妥让给改回通用文字。他偏不,曹子恒,不是只有你会拽文!

魏使送来回信的那天,东吴艳阳高照,好比至尊那张得意的笑脸,过午忽然乌云暴雨,好比一脚踹翻了案几的至尊:曹丕把他的读后感还了回来,上面有用朱笔圈出来的几个字,旁边又用古文再写一遍。尾帖一句:仲谋,下次抄说文的时候可别看岔了行。

 后一页 [1 2 3]
关闭窗口
 
 
设为首页  |  加入收藏

太原科技大学笃行网  版权所有